市值蒸發1200億港元,縮水超八成,也不妨礙泡泡瑪特拿出15億做LP、搞VC
2022-08-16 15:03 泡泡瑪特

2市值蒸發1200億港元,縮水超八成,也不妨礙泡泡瑪特拿出15億做LP、搞VC

來源:IT桔子(ID:itjuzi521) 作者:李新新 編輯:Judy

一年花 2.6 億港元做投資,泡泡瑪特的「自救」之路開啟。

2020 年 12 月 11 日,33 歲的王寧在港交所敲鐘。這個年輕人用 10 年時間將泡泡瑪特送到上市公司行列。

屬于泡泡瑪特的高光也接踵而來——超過 356 倍的打新認購率,上市首日上漲 79.22% 的股價,一度突破千億港元的市值……加上被冠以「中國潮玩第一股」的稱號,泡泡瑪特被寄予厚望。

泡泡瑪特上市敲鐘現場(圖片來源于泡泡瑪特官網)

狂歡并沒有停止,2021 年泡泡瑪特市值持續走高接近 1500 億港元,達到了上市以來最高值。

「我盡量不去看股價,也要求管理團隊盡量不看,不讓股價影響公司長期決策和短期管理?!箤τ谂菖莠斕卦谏鲜泻筮_到的千億市值,創始人王寧仍保持清醒。

清醒或許是為了更好地面對打擊。進入到 2022 年,泡泡瑪特營收增速和凈利潤均出現明顯下滑,市值也從千億級規模跌落至 239.82 億港元(市值為 2022 年 8 月 10 日收盤價),與巔峰值相比縮水超八成。

榮譽裹挾著質疑,深陷質疑的泡泡瑪特迎來了上市以來的第一個至暗時刻。

危:席卷而來的困境

2022 年 7 月 15 日,泡泡瑪特發布《盈利警告公告》,稱預計 2022 年上半年營收增長將不低于 30%,同時歸母凈利潤將較去年最多減少 35%。 

公告發布后,泡泡瑪特的股價開始走低,并在 7 月 18 日當天大跌 12.89%,盤中創出歷史新低。從高峰時的 107.6 港元股價高點,跌至如今的 17.64 港元(數據截止至 2022 年 8 月 11 日),暴跌中的泡泡瑪特陷入爭議的漩渦。

事實上,泡泡瑪特營收還在增長,2022 年上半年收入較上年同期預計增長超 30%。在如今的大環境下,這樣的增長對于大部分公司來說,都可能是一件莫大歡喜的事情。但泡泡瑪特不行,交出這樣的成績單與過往相比,實在拉胯。

困境一:增長進入疲憊期

IT 桔子根據泡泡瑪特過往發布的財報數據統計其營收、凈利潤變動情況。從圖中數據可以看出,泡泡瑪特自 2017 年-2021 年營收雖然一直在漲,但對應的增速卻從 2018 年的 255.49% 下降至 2021 年的 78.67%,到 2022 年上半年預計增長再降至 30%,一直處于下降趨勢的增速,讓泡泡瑪特看起來似乎進入了增長疲憊期。

不僅如此,泡泡瑪特的凈利潤增速也從 2018 年的 6242.96%,降至 2021 年的 63.3%,大幅度下滑。到 2022 年上半年情況依舊沒有好轉,反而更糟糕,泡泡給出了歸母凈利潤將較去年最多減少 35% 的預期。

這是泡泡瑪特首次面臨增收不增利的狀況,市場和資本對泡泡瑪特更大的質疑在于——泡泡瑪特增長已現天花板,未來發展空間收窄。

困境二:市場消費熱潮退卻

市場和資本對于泡泡瑪特未來的發展低預期并非空穴來風,消費者對泡泡瑪特的購買熱潮正在退卻。

從二手市場價格來看,以前被炒至上萬元的泡泡瑪特,如今幾千元就能拿走,價格大跳水。有「倒爺」表示「現在一個賺 200 都費勁,甚至還有虧錢的風險」,直言現在不想再做泡泡瑪特生意。

從財報上看,泡泡瑪特營銷費用由 2018 年的 1.26 億元增長至 2021 年的 11.06 億元,但依賴的會員復購率卻由 2018 年的 58%,降至 2021 年的 56.5%。

不升反退的復購率、二手市場的跳水價格,都在表明消費者對泡泡瑪特購買熱情的下降。

困境三:逐漸增多的競爭對手

與此同時,泡泡瑪特還受到了來自競爭對手的危機。

2021 年 9 月,潮玩及收藏玩具品牌 52TOYS 完成 4 億元 C 輪融資,這是 52TOYS 迄今為止融資金額最大的一筆,也是 2021 年潮玩行業最大一筆融資。

已獲 6 輪融資,背后聚集中金資本、啟明創投、國中創投-國家中小企業發展基金等近 20 家資本的 52TOYS,被視為「下一個泡泡瑪特」。坊間一直傳言,52TOYS 將是繼泡泡瑪特之后的下一個上市潮玩公司。

此外,名創優品推出盲盒潮玩 TOPTOY,一批新潮玩品牌諸如開天工作室、IP 小站、Suplay 等獲融資,潮玩賽道逐漸擁擠起來,并在搶占泡泡瑪特的市場。

困境四:愈加嚴格的監管

眾所周知,盲盒一直是泡泡瑪特營收增長的法寶之一,不過隨著監管政策的出臺,泡泡瑪特的盲盒經濟慘受影響。

2022 年 1 月 14 日,上海市市場監管局發布《上海市盲盒經營活動合規指引》,這是全國首個針對盲盒經營活動的合規指引。該指引要求不得開展天價炒作、過度營銷、饑餓營銷等營銷炒作行為,單個盲盒售價一般不超 200 元,禁止向 8 周歲以下未成年人銷售盲盒等建議。上海發布后,其他各地也紛紛發布相關措施,對盲盒營銷等進行管控。

以上種種危機,都讓市場對泡泡瑪特的未來充滿了悲觀情緒,也因此,泡泡瑪特股價不斷走跌。

不過「?!古c「機」往往是相輔相成,危機之下的泡泡瑪特也在尋找自己的救生之路。

機:逆境翻盤的機會

不少見過王寧的投資人都說,他身上有著超過年齡的成熟與淡定,是一個情緒穩定、很少流露出波瀾的人。 這樣人,往往更加理智與清醒。 

比起如今市場對泡泡瑪特的看衰,創始人王寧可能比市場更先一步預知到泡泡瑪特的危機,并提前開始布局。

機會一:投資

早在 2020 年 12 月泡泡瑪特上市時,泡泡瑪特就在招股書中披露,將利用上市募集資金中的 15.611 億港元用來投資、收購行業內有價值的上下游有價值公司以及建立戰略聯盟投資等。

截止 2021 年 12 月 31 日,根據泡泡瑪特 2021 年財報顯示,該筆資金已花費 2.62 億港元,剩余 12.991 億港元。根據其投資,泡泡瑪特背后的投資布局版圖也顯露出來。

另外,從對外投資公司來看,IT 桔子數據顯示,泡泡瑪特自 2020 年以來出手頻繁,投資過的公司超 10 家,涉及藝術品展覽館、國風服飾、二次元耳機等。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投資中超一半以上的投資均為泡泡瑪特獨立投資。

投資以上公司,泡泡瑪特多是利用投資完成對自身業務的延伸,獲得潮玩之外的能力。且多家公司的目標人群與自身消費用戶相一致,可進一步擴充粉絲量。

例如,于 2021 年 4 月投資的限量款球鞋寄售品牌店「solestage」,對泡泡瑪特而言此次投資更大的意義在于后續的合作。據悉,solestage 為國外品牌,泡泡瑪特投資后將全面參與 Solestage 在中國業務,幫助其在中國開店,該品牌店也將發售泡泡瑪特旗下的潮流玩具和限量版設計師作品。

而泡泡瑪特投資的當代及現代私人藝術品展覽館「木木美術館」,也有自己的目的。據悉,木木美術館創始人之一為網紅「晚晚」,除名人效應外,泡泡瑪特投資該美術館或許是為自身舉辦藝術展做鋪墊。因為投資木木美術館一年后,2021 年 10 月泡泡瑪特就獨立發起了第一個藝術家個展——「Hirono 小野藝術展」。此后該主題展又在多個城市舉辦,泡泡瑪特完成了自身業務的擴充。

除投資外,泡泡瑪特還做起了 LP。2021 年 3 月,華潤國調(廈門)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成立,股東信息顯示,泡泡瑪特認繳出資額為 3000 萬元,持股比例約 1.48%,位列第七大股東。

2022 年 6 月,泡泡瑪特成為蘇州悅享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的新股東。股權穿透顯示,該公司的執行事務合伙人為上海正心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正心谷資本),此前正心谷資本曾投資過泡泡瑪特,此次泡泡瑪特變成了正心谷資本的 LP。

不止泡泡瑪特,創始人王寧個人也做起了 LP。公開數據顯示,王寧先后成為黑蟻資本、金慧豐投資和蜂巧資本的 LP,值得注意的是這 3 家投資機構均為泡泡瑪特背后的投資方。其中,黑蟻資本投資的知名公司包括海倫司 Helens、喜茶、元氣森林及本等多家新消費企業。王寧的加入,一方面要在新領域試水,另一方面為獲得收益回報。

2021 年 9 月 13 日,由泡泡瑪特控股的寧波玩心回歸投資有限公司成立,注冊資本 1 億元。隨后,玩心回歸于 2022 年 1 月投資了專注于收藏品世界的品牌的暗星文化(UNDERVERSE),持股該公司 15.3603% 的股份。不管是出于多元化布局的考量,還是為獲投資回報,玩心回歸的成立,代表著泡泡瑪特有意加強自身護城河建設。

2022 年 4 月,由泡泡瑪特間接全資控股的「零作文化」公司成立,業務包含動漫游戲開發、廣告制作、組織文化藝術交流活動、化妝品零售、服裝服飾批發等。雖然尚不能明確泡泡瑪特成立這家公司具體做何業務,但從包含的多種新型業務來看,泡泡瑪特似乎有意進行多元化業務發展,避免因單一業務造成的高風險局面。

機會二:出海

或許意識到未來國內消費增長疲軟以及不斷增多的競爭對手,泡泡瑪特早在 2018 年就開始拓展海外,推廣品牌和潮玩文化。

前期通過快閃店、機器人商店、展會等各種業務模式在當地進行推廣,后續再陸續開店。據悉,2020 年 9 月,泡泡瑪特在韓國首爾開了首家海外直營店,到 2021 年年底已在泡泡瑪特美國、英國、新加坡等 23 個海外國家及地區入駐開店。財報顯示,2021 年泡泡瑪特海外收入破億。

圖:泡泡瑪特日本東京店(圖片來源于泡泡瑪特官網)

2022 年泡泡瑪特將加速出海布局,包括調整業務框架,推動國內團隊去參與海外市場等。據悉,2022 年下半年泡泡瑪特還將在澳大利亞墨爾本、法國巴黎等地開店,王寧在業績溝通會上也表示,未來出海業務占比要達到 50%。

對于泡泡瑪特來說,出海是實現業務增長的必然的選擇。相比于在國內增長天花板已現,國外顯然是一個未開拓的新領土,廣闊的市場、沒那么激烈的競爭、相對成熟的消費觀都代表了新希望。

機會三:主題樂園

「五年后成為國內最像迪士尼的那家公司」,泡泡瑪特創始人王寧在 2019 年透露出的愿望,正在落地成現實。

2021 年 8 月 18 日,北京泡泡瑪特樂園管理有限公司成立,5 個月后泡泡瑪特的首個線下樂園已與北京朝陽公園達成合作,朝陽公園將授權泡泡瑪特使用園區內「歐陸風韻」項目及其周邊街道、森林。據悉,該項目已進入方案設計階段,整體投入 2.7 億元-3 億元。

眼下,隨著上海迪士尼的火爆、北京環球影城的開業以及樂高樂園的投建,有屬于自己 IP 和受歡迎角色的泡泡瑪特建樂園,讓一切都變得順理成章起來。

更重要的是,對于泡泡瑪特來說,面對現如今泛濫的盲盒概念以及不斷涌進的潮玩入局者,處于危機中的自己需要尋找一個新玩法來吸引消費者。

建樂園帶來的客流量可能不是泡泡瑪特最在意的,如何借助人物 IP 再次引起品牌熱度,或許才是泡泡瑪特真正的目的?;鸪鋈Φ牧崮蓉悹栆呀浭莻€先例,泡泡瑪特或許想打造下一個「玲娜貝爾」。

總結

時代給了王寧一個機遇,在經濟發展、消費觀念轉變和 Z 世代崛起等多種因素中,泡泡瑪特順風而行,融資、壯大、上市成為引領行業發展的頭部企業。 

快速成長發展之后,泡泡瑪特迎來增長疲憊期,外界的質疑聲充斥而來。

作為行業頭部且已上市的品牌,泡泡瑪特如今面臨的困境或許也是今后同行業同類品牌要面對的事情。危機之下,泡泡瑪特所做的一切嘗試,有人質疑、有人否定,但我們都無法準確預判最終的結果。

不斷外探的泡泡瑪特還在嘗試一切可能,是否還有逆風翻盤的可能,且等時間給出一個最終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