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PE陷入資本折疊時代?
2022-05-16 11:15 VC PE

2VC/PE陷入資本折疊時代?

來源:投中網(ID:China-Venture) 作者:張麗娟

我問一個相熟的FA朋友,你覺得今年是最艱難的一年么?他說不是,我很好奇,他緊接著回答我,可能是明年。

現如今的現狀是,廣為流傳的寒冬三杰,亦或是歲寒三友,也在不久之前各自陳詞完畢。用此前高榕資本高翔的原話就是,“每當冬天來臨,就會有:張穎同志內部發言流出,王冉同志發文跟上,包凡同志總結陳詞……其他同志(比如我)默默轉發。”

以及我也看到了相關的支持證據:專注于新消費的海豚社發起了一個投票,投票中,截至到5月初,一個項目都沒有投的投資人占36.2%,進賬一個項目的投資人占25.5%,兩個項目占14.9%,而這已經占了整體投票的76.6%。

但有意思的是,一個專注科技的投資人則提供了另外一個有趣的視角,就是有的項目現在已經開始反向盡調機構了,沒有產業資源,沒有投過相關知名項目,項目不考慮拿錢。

同樣,也有相應的證據,據我所了解,現在能源賽道一騎絕塵,一年融資一兩輪不算多,一年估值翻個四五倍也稀松平常,甚至有的項目直接估值上翻20倍,還要靠關系才能擠進來。

這就好玩了,現如今的投資已經折疊到這種程度了?或許也并不是所謂的資本寒冬,而是“結構性缺錢”,需要分辨當下態勢,需要轉型了。

或許正如包凡所說,“當市場整個投資邏輯在發生重大變化的時候,實際上是應該重新審視,而不是延續以往的慣性向前走。”

LP市場“結構性缺錢”

此前,王興的斷言被業內廣為流傳,且被認作是一語成讖。2019年新年伊始,面對慘淡的2018年,王興就說道,2019年可能是過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

更讓眾多投資人確信的是,“歲寒三友”每逢“資本寒冬”都要出來做一番蓋棺定論的判斷。對此,我好奇地翻了下,其實張穎最早的“寒冬論”最早可以追溯到2012年,甚至有業內人還開玩笑說可以把“立冬”改為“穎冬”。

這應該是資本寒冬論的先河,彼時,張穎第一次發表預警的言論,認為市場從貪婪轉向恐懼的關鍵節點只在彈指之間。此后,2014年,張穎呼吁要儲糧;2018年,張穎直接給出8條“保命”建議,這還不算,到了2019年,張穎還告誡經緯系說要拿捏好融資節奏,高效用好賬上的每一分錢。

早在2014年時,包凡就贊同張穎的說法,提到寒冬將至,乃至后續2015年,包凡則指出所謂的寒冬是從資本的供給和需求來說,此前供大于求,但當時以及到了相對合理的平衡。王冉則是在2016年加入“提醒”的隊伍,并在2018年判斷增量資金斷崖式下跌,基金募資難勢必導致創業者融資環境變得更加嚴峻。

現如今,三劍客再次合體。張穎的5條建議之后,王冉喊出,“各位朋友,系好安全帶”,原因是在他的調研下,保持基本正常的投資機構占比20-30%,步伐明顯放緩的投資機構占比50-60%,剩下10-20%徹底躺平。

投中研究院的調研數據也顯示,在今年的一季度,VC/PE的整體投資活躍度降低,規模及均值都出現了斷崖式下跌。

這其中,2022年一季度,投資案例數量1557起,與去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投資交易規模則為425.33億美元,再度走低。具體到交易均值上,則僅為2731.73萬美元,環比下降25%,同比下降22%。

但這里需要指出的是,此前的“寒冬”暫且不論,當下疫情的沖擊下,確實發生了轉折,用XVC胡博予的話來說,則是“過去依靠網絡效應、一兩場大仗即可定勝負的局面,早已被拉長成要打5年仗,中間還密布無數的、形式各異的小仗。”

傳遞到投資機構的募資端,也有業內人士表示,LP市場的缺錢,不是真的沒有錢,而是一種“結構性缺錢”,一些領域不斷傳出募資順利、資金充足的消息,而有的領域則推進相對困難,只能一拖再拖。

包凡就在接受《深網》專訪時也提及,現在整個募資的環境并不是很好,市場上還在堅持募資的估計是少數,美元機構的主要LP、投資人都在北美,現在對中國的看法發生了一些改變,且過去10年的價值創造跟未來10年的價值創造可以說是很不一樣。

我們先看幾個超募的案例,元禾璞華超募42億,其主要投資的是集成電路產業相關;元璟資本超募20億,主要投資的是前沿科技、企服、數字醫療三大賽道;星航資本超募2億美元,則主要投的是智能電動汽車產業鏈、清潔能源和前沿科技領域的投資機會。

再比如,中銀資本參與的300億母基金,主要就是用于科創行業;而執掌400億的昭衍新藥一天內投了兩家PE,一家是眾所周知的CPE源峰,另一家則是華蓋資本,主投醫療的;我們也可以看出,這些LP愿意砸錢的基金,無一不是當下最熱門的行業。

而硬幣的另一面,現實則是,那些不夠熱門,或者不被認可價值的行業和企業,仍舊擺脫不了“募資難”的局面。

傳導到投資端,雖然創業者和投資人關于達成投資意愿并沒有發生本質上的變化,但在特殊時期內,由于外部的變化,投資人確實對于風險更加敏感,導致出手的節奏和判斷依據都變了,就變得更加卷了起來。

畢竟,在海豚社的調研之中,今年一季度投資項目20個以上,和10到20個項目之間,還是占到了3.2%。這還是在當下去年明星項目墨茉點心局裁員、虎頭局融資擱淺的現在。

VC/PE陷入資本折疊時代

在我關注的芯片、AI、自動駕駛、汽車智能化、機器人、元宇宙、碳中和等賽道,當下依然保持著非常強勁的投融資態勢,甚至不乏很多細分賽道到了泡沫伴生的狀態。

只是,當下,在我看來,更明顯的趨勢是,再也沒有一個能裹挾所有投資人勢能的共識的大風口,而更多是在彼此不同的賽道上暫時有人達成一致。

就以當下的氫能賽道為例,我了解到的是,有投資人格外推崇,給予非常高的估值,也有投資人直接就表示,日本當年氫能如何如何,國內暫時剛剛開始。

即便連包凡,也只能說,“智能經濟、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重構、消費結構的變化,這三件事是我們比較確定的,里面還有很多創新的事可以去做。再往大的一些事情,我們現在也看不清楚,只能積極的去看,去研究。”

這也就造成,各位依仗信息差投資的投資人們,旱的旱死,澇的澇死,接下來真的只能憑借自身的產業關系,以及過硬的知識儲備來打贏接下來的投資“內卷戰”。

用漢理資本錢雪鋒接受采訪的話來說,就是“有些投資機構說今年以來還沒有開過一單,但實際上,在資本寒冬下,包括漢理資本在內的一些創投機構,還是開足馬力,疫情期間也沒有停下投資的腳步。”

我們繼續用數據說話,投中研究院的研究顯示,2022年一季度,大額交易案例(交易規模≥1億美元)共計發生58起,占總交易數量不足一成,涉及金額138.48億美元,占總交易規模32.56%。

這其中,IT及信息化行業投資數量及規模均占榜首,半導體芯片領域獲投175起,規模達到41.73億美元,持續領先于大多行業。能源及礦業在眾多頭部電池企業的大額融資影響下,投資均值超億美元,最為吸睛。

我再隨便舉一個例子,在去年,單單掃地機器人賽道,國內獲得千萬級金額融資的掃地機器人項目便有12個,其中億元級的便有7個。再比如,自動駕駛2021年的投融資規模就已達到近幾年峰值,而到了今年一季度,就又有46起自動駕駛企業融資事件,融資總金額超過17億美元。

人員的薪資也能從側面反應出行業的火爆,以芯片為例,2021年,翱捷科技、賽微微電、芯原股份、希荻微、匯頂科技的員工平均薪資都已經超過了60萬。

也可以看出,這些行業里面的某些細分賽道,就是“偏科”里的優等生,已經不能用“卷”來形容,而真的是已經成了“資本折疊”。

產業資本的加入,也進一步搶占了財務投資人的空間,加入到了這場“資本折疊”的爭奪戰中。

以眾所周知的寧德時代“寧王”來說,《平均三天一出手,寧德時代急眼了?》中也提及,寧德時代不單單與10余家車企合資,還以LP身份密集投資了多只基金,甚至自2021年1月至2022年1月,寧德時代的對外投資就高達39起,數量已接近公司過去幾年的投資總和。

我切身最深的感受是,這些相關領域的優秀項目逐漸變少,引得各個項目估值水漲船高不說,還出現了開篇反向盡調的場景,乃至我還聽到一線機構為了吸引到某些高校的項目不惜駐場全部拿下。

如果我所料不差,這個熱鬧的資本市場還可以再魔幻,再折疊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