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基金,殺入種子輪
2022-05-16 09:51 老虎基金

2老虎基金,殺入種子輪

來源:投中網(ID:China-Venture) 作者:張楠

三年之期已到,Tiger Global在印度又投了一個早期公司,“重新”殺入種子輪。

5月初,印度電商SaaS公司Shopflo完成了來自Tiger Global的260萬美元種子輪融資。

為什么說重新呢?

因為這是自2019年以來,Tiger Global在印度的首個種子輪投資。Tracxn數據顯示,算上Shopflo,Tiger Global已經在印度投資了 7 家種子期初創公司,總金額超過1000萬美元。

來源:Pragati Srivastava

我好奇的是,Tiger Global在亞洲重返種子期的這個決策,與最近半年全球股市表現低迷,且科技股連續暴跌的情況有無關系?

進一步說,在二級市場摔了個大跟頭,重新殺入印度的種子輪投資,會否是Tiger Global避險的應激手段,進而影響Tiger Global在全球層面的股權投資決策?

就在年初我寫那篇《老虎基金揭示了VC的一種恐懼》時,各種口徑下Tiger Global的管理規模都不低于800億美元。而彭博社數據顯示,不到半年時間,Tiger Global主要對沖基金就下跌了44%,損失約170億美元,抹去了其自2001年成立以來的約三分之二的收益。

老虎環球基金在一封投資者信中寫道,“2022年的開局非常令人失望,宏觀經濟情況,市場表現不佳,但我們不相信借口,所以也不會找任何借口”。

看看過去與Tiger Global一樣熱衷慷慨“接盤”的孫正義吧,軟銀集團和愿景基金在最近發布的財報中,也顯示了超過270億美元的巨額虧損,孫正義表示,軟銀即將進入保守的“防御模式”。

2011年至今的納斯達克指數(月線)。來源:雪球

2011年,中國正處于互聯網向移動互聯網的過渡期,而印度互聯網公司則方興未艾,Tiger Global參與了不少當地的種子、A輪投資,2011年以后,以納斯達克指數為代表的的科技股,逐漸擺脫次貸危機的影響,開始了十年波瀾壯闊的大行情,Tiger Global也逐漸向中后期過渡,與軟銀一道作為“獨角獸收割機”,快速分享科技股IPO盛宴。

而在過去一年,Tiger Global的投資策略愈發激進,成功讓美國的風險投資市場卷出了新高度,Tiger Global在2021年對初創企業的出手次數是2020年的4倍多,達到335筆,并且也不再是單純的“接盤者”角色,以極為簡化的盡調流程和極快的決策速度,全面覆蓋從VC到PE的各個階段。

Tiger Global投資輪次,制圖/投中網,來源:Crunchbase

面對近半年二級市場、尤其是科技股的低迷,有分析師認為Tiger Global可能會重新參與小規模交易,重新投入種子輪交易就是直接的例證。

這個觀點非常有意思,如果說去年機構投資階段前移,是因為全球創投市場和IPO火爆導致估值高企,不得不去爭搶性價比更高的輪次,在如今逼近寒冬的市場環境下,Tiger Global竟然會再次拿出相同的解決辦法——再往前,往種子去。

這種論調并非毫無道理,不妨先來討論討論,一個市場繁榮起來,交易對手方和頻次的增加是最基本的條件,最直接的體現就是資產、尤其是頭部資產的價值提升,因此美國市場就出現了這樣的奇景,在今年風險投資市場整體回落的情況下,1000萬美元以上的“超級種子輪”數量反而暴增,僅僅到今年4月底就多達90起,而去年一整年也只有156起。

超級種子輪暴增的一個原因就是大塊頭的殺入,“主要驅動力是越來越多的資金進入種子期”, TSVC的創始合伙人Eugene Zhang表示,TSVC是一家位于硅谷的公司,過去 11 年一直在進行種子期投資。

1000萬美元以上的種子輪數量。來源:Crunchbase

也不止Tiger Global,越來越多的大塊頭正在殺入或者重返種子輪,比如從2013年底開始減少種子期交易的A16Z,于2021年再次募集了一只4億美元的種子基金。中國的風險投資機構自然也不會落后,比如紅杉中國在2018就成立了種子基金之后,也有高瓴、春華、GGV等大基金甚至字節這樣的CVC跟進早期投資。

至于越早是不是就越好,我無法給出一個系統性的結論,但如果只將二級市場暴跌與早期投資的火熱作對比,就類似創傷后的應激反應,結果一定是扭曲的。

比如曼哈頓風險投資公司最新的一份報告中,對十年間成功進行IPO的科技、電信等147家公司的分析結果顯示,早期投資的回報不一定比后期的回報高。“雖然作為Snowflake、Uber或Airbnb等公司的最早投資者之一,你有吹牛的權利,但不一定比后加入游戲的投資者賺更多錢。”

當然這份報告只統計了通過IPO退出的公司,限定了早期投資的退出渠道,只拿它說事似乎不那么公允。

不過,當周期放大到10年后,我們既往認為理所當然的一些結論會被部分顛覆,這其實是給投資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有沒有從當下的投資環境中跳出來的能力?

扯遠了,回到Tiger Global重新殺入種子輪,我認為另外有意思的一點在于,此前VC都在追求機構化、規?;\作,在寒冬時期,如果不想被市場淹沒,VC的最佳避險策略就是快速做大規模,備足糧草,等待穿越周期。但如今Hedge fund又驟然殺到個回馬槍,來到了種子輪這個階段,就如同《開端》一般,難道風險投資玩兒的就是一個無限循環嗎?

老虎在印度重返種子投資不是偶然,這塊市場的增長潛力正在釋放,看看下邊這組數據吧。

全球和各國獨角獸數量。來源:Tracxn

截至2022年4月5日,印度初創公司共籌集84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22%,在中美股權投資市場進入寒冬的情況下,印度有些風景獨好的意思,目前,印度以96家獨角獸的數量位列全球第四位,光今年一季度就新增了10家,是去年同期的兩倍。

作為對比,第一名的美國和第二名的中國分別為1036家、252家,以現在的情況來看,有些此消彼長的意思。

事情還在演化,孫正義在錄得巨額虧損的財報中表示,“將更具選擇性的在中國投資”,我由衷希望其言外之意像Tiger Global一樣,“將在中國進行更多早期投資”,但現實似乎并非如此,Pitchbook的一篇文章顯示,愿景基金二期在美國、歐洲、亞洲的投資顯著增加,不包括中國。

老虎呢?會在中國重返seed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