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造富神話破滅:期權“大餅”不香了,員工著急套現
2022-05-16 09:38 互聯網

2互聯網造富神話破滅:期權“大餅”不香了,員工著急套現

來源:Tech星球(ID:tech618) 作者:王琳 翟元元

被視為互聯網時代最后一個超級獨角獸,字節跳動什么時候上市,幾乎成為了所有人都關心的話題。

最新的進展是,字節迎來了新任的CFO高準。她已為100多家公司的上市和其他資本市場融資項目提供了法律服務,幾乎涵蓋了過去十年中國科技互聯網行業所有大公司,在行業內可以算得上是大牛級的人物。

13天后,有媒體報道字節跳動計劃成立抖音集團。香港公司注冊處網站顯示,字節跳動(香港)有限公司已更名為抖音集團(香港)有限公司,生效時間為2022年5月6日。

分拆抖音上市,這一消息對許多字節跳動員工來說,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不過,后來也有消息稱,考慮到市場環境抖音不太可能最近半年內正式啟動IPO,這讓字節員工財富自由的夢想更遠了些。

就在上個月,字節剛剛開啟了今年的期權換購計劃:年終績效在M以上(含M)的員工均有資格參與,個人換購上限不得超出當年的年終獎總額。這意味著,員工可以把年終獎獎金折算換成公司的期權。多位字節跳動員工告訴Tech星球,他身邊的很多人都沒有參與這次換購期權計劃。

不止字節,還未上市的互聯網企業中,哈啰、猿輔導、小紅書、VIPKID、Keep等公司很多員工,也降低了對期權的預期。

過去,市場行情高漲,大家對公司上市滿懷期待,眼看著股價飆升,員工手里的期權跟著翻倍,一夜暴富、財務自由的故事比比皆是。

但是,如今已是今非昔比。公司要苦等多久才能上市,以及能否上市都是未知數,面臨極大的不確定性。而且,即便能夠上市,當下的行情也非常不樂觀,看看過去一年眾多上市互聯網企業的處境便可想而知,股價腰斬、市值大幅蒸發縮水,有的甚至只剩零頭了。

所以,互聯網公司打工人對期權的崇拜破滅了,期權這樣的“紙面財富”不香了。更多人圖一個拿在手里的安穩和確定性,畢竟,現金為王,要的是“落袋為安”。

變冷的期權換購季

10萬多字節員工最期待四月了。這個時候,年度績效溝通完后,年終獎會發放。這意味著過去一年的辛勞有了切實的回報。

更重要的是,他們有機會換購字節期權了。這曾經是人人都垂涎的機會。

從2019年開始,每年4月績效溝通結束后,在發放年終獎時,字節會提供兩種選擇:現金,或者將年終獎獎金兌換成期權,換購上限不得超出當年年終獎總額。

字節規定,年終績效在M以上(含M)的員工均有資格參與。不過,據《晚點Latepost》報道,在M評價以下只有3級,內部人士估算60%以上的員工都有資格參與年終獎與期權的置換。這意味著有超過6萬人有資格參與期權換購計劃。

字節跳動是近兩年來最受矚目的互聯網公司。旗下短視頻平臺Tiktok用了4年月活用戶就達到了10億,無人能出其右。

字節的估值也隨之瘋漲,最近在一級市場,給出的估值已經超過了4000億美元。期權授予價格也逐步攀升,從2019年開始,字節員工的期權授予價格分別為每股44美元、48美元、126美元和142美元,約為市場價格的七折。

起初,員工們為公司的飛速發展而欣喜。估值的上升意味著,授予價格和最終上市價格差額越來越大,員工們可以獲得更多的財富。

一位加入字節跳動3年多的員工表示,去年,自己將所有的年終獎都換成了期權,身邊的大多數人也是。這曾經是字節員工最期待的事情。

但今年,員工換購期權熱情明顯降低了。不少字節員工告訴Tech星球,今年自己完全沒有換購,身邊也幾乎沒有人換購。“不看好的居多”,一位字節員工補充道。

一位在2019年加入字節的員工表示,自己第一年將年終獎全部換成了期權,后面再也沒有這樣做過。他的理由是,字節的估值太高,價差不夠。但他還是選擇換購一部分,只是比例越來越少。

據Tech星球了解,這是不少字節員工的選擇。

員工們期待上市套現,但市場環境和行情的不確定性,讓字節員工逐漸降低了預期。

或許是為了增強員工的信心,去年字節罕見地開啟了兩次期權回購計劃。這意味著,員工可以把自己手里持有的公司期權,通公司回購的方式從而實現套現。

當時有員工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今年連續兩輪的期權回購也許是為了彌補員工在公司取消大小周之后的工資損失。同時,由于此次回購所得屬于工資薪金所得,因此繳納的稅款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Tech星球從多位字節員工處了解到,字節的期權回購計劃是針對持股100以上的老員工,公司會發郵件通知,但更具體的規則沒有公開。字節期權是75折回購,不過離職員工的回購價格可能更低。據悉,最新離職員工的回購價格是106美元,在職員工是142美元。

有些字節員工放棄換購期權,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一位字節員工告訴Tech星球,和其他互聯網大廠不一樣的是,字節是期權競業,離職后開啟競業不用另外付競業款。但是一旦離職被開啟競業,基本數得過來的公司都不能去,自己花年終獎買的期權,如果離職未遵守競業條款,該期權自動失效。

財富自由幻滅:拼搏一場,青春錯付

很多人開始從期權的憧憬中走向“夢醒時分”。

期權崇拜,是互聯網時代的特殊產物,曾經,期權意味著造富神話,一夜暴富、高收益的代名詞。阿里、騰訊、小米等互聯網大廠,以期權造就了成千上萬實現財富自由的互聯網新貴。2018年小米香港上市時,報道稱小米近三成員工分到期權,5499名員工,人均到手近千萬元。

但現在,期權崇拜正在被打破,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造富神話逐漸破滅?;ヂ摼W打工人開始清醒地接受“期權難再實現個人財務自由”的現實。

幾天前,字節再次被傳上市,但字節員工高遠對此已經形成免疫,“每年都在傳上市,到現在還沒上”。在高遠看來,期權或許就像過眼云煙,現在已經看淡了。高遠自稱“上市錦鯉”,因為之前就職的公司包括:新東方、跟誰學、樸新,且在每一家公司都擁有期權。

大廠一般每年都會授予公司老員工一定的期權或股權,高遠在新東方工作四年,第三年的時候得到5000股期權,行權時間為4年,意味著四年之后才能全部將期權兌換完畢,但高遠只行權了25%,便跳槽到了在線教育公司“跟誰學”。

然后在“跟誰學”經歷了過山車式的股價震蕩,眼睜睜看著公司從140多美元跌落至3美元,財富急速膨脹再到瞬間被打回原形。所以,同樣只行權了25%,高遠便從“跟誰學”去了樸新,爭取到了后者2萬股期權。但因為任職時間很短,沒等到行權,他就離開選擇去了創業公司。后來公司被字節收購,高遠因而順理成章擁有了字節的期權。

個人成長路徑多次與期權擦肩而過,讓高遠現在對于期權變得格外“佛系”,“堅持長期主義是真的,學習到本事才是真的”。高遠稱,不會計算自己手里的期權價值多少錢,當然也不會在字節公司回購期權的時候賣出手里的期權,期權成了“紀念品”,“人各有命,都是紀念。”

同樣佛系的還有猿輔導、哈啰等公司員工。2021年原本有望成為IPO大年,猿輔導、哈啰、VIPKID、Keep等獨角獸公司都在資本市場排隊等著上市,但最終都被卡在上市前的臨門一腳。

猿輔導員工木子告訴Tech星球,從去年開始,已經把期權看得非常淡了。美股IPO基本暫停,手里的期權基本化為一張廢紙。退一步講,即使公司順利上市,但現在大環境不好,通常上市即破發,期權也沒有辦法套現。

木子表示,他有兩個朋友,一個在貝殼,一個在每日優鮮,手里的期權原本能夠買套房子的,后來連個廁所都買不了,破發非常嚴重。

賬面財富縮水,“一套房子蒸發”的故事比比皆是。某獨角獸公司員工告訴Tech星球,她的一位在線教育公司朋友,因為對公司抱有足夠信任,在公司獎勵的期權之外,還自掏腰包購買了近百萬的期權。按照公司上市后最高股價發展,他手里的期權有望價值2000萬元,足夠在北京購買一套房子。但后來公司股價暴跌,市值腰斬,一路跌至谷底,他的期權至此被完全套牢。買房計劃破滅,換車夢徹底破滅。

“反正就是不上不下吧,痛是肯定痛的。但可能之前仰望星空,想再買一套房子?,F在就不提了。換車也不提了。拼搏一場,青春錯付。”上述人士說道。

保住工作現金為王,期權神話破滅

互聯網公司的薪資大多是按照總包來計算,由現金和期權構成,期權按照當時公司的估值折算成股份。依據比例不同,HR會給出兩種選擇方案,一種是現金多,一種是期權多,在發放的那一刻,兩種方案,薪資總包相當。

這種薪資結構讓不少互聯網公司的基層員工,可以享受到公司上市的紅利。但是,這種紅利也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一位快手員工最近總是慶幸自己當初的選擇。她告訴Tech星球,她當初選擇了現金多、期權少的方案。而選擇現金少、期權多的一位快手員工直言,股價跌得自己總包直接縮水40萬。這是很多在北京的打工人一年都賺不到的收入。

從上市至今,快手的股價從開盤價338港元跌到63港元,雖說股價更多反應情緒價值,但這樣的情緒最容易讓人焦慮。

現在,越來越多的互聯網打工人選工作時,傾向于現金優先。

一位被終止上市的獨角獸公司員工告訴Tech星球,如果是早兩年,大家普遍會說,找工作多要點期權,現在則變得更現實,更在意“落袋為安”,會建議到手的更好 ,多要現金。“反正靠期權發不了財,但是如果套現就是小驚喜。”

期權潛在價值當然足夠吸引人,以字節為例,2019年,字節跳動期權交易價格約為40美元/股,到了2020年4月,期權價格上漲到48美元,字節跳動以48美元/股的價格允許員工將年終獎兌換成期權。到了2021年,字節跳動兩次回購期權,將價格拉高至132美元。2022年,字節期權價格已經突破200美元。據《深網》報道,目前內部字節跳動期權交易價格為200美元/股。這意味著,即便字節不上市,手握期權的員工通過公司回購套現,也都掙到了錢。

但不是所有公司都有能力像字節一樣,回購期權讓員工套現。猿輔導員工木子稱,不上市的公司,極少有回購期權的,因為現在企業也沒錢。而且上市也不代表完全上岸,現在互聯網公司上市即破發,期權幾乎形同廢紙。

此外,接受期權高收益的同時,也要承受它的B面,高風險。上述員工表示,期權就是一個賭博,而賭博意味著有輸有贏,玩家需要有愿賭服輸的心態。最重要的是,玩家要清醒地明白,試圖通過期權一夜暴富的黃金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

在中概股暴跌,上市公司市值普遍縮水50%-90%,一年蒸發1萬億美元;降本增效,裁員成為互聯網公司新常態的大環境下,期權神話破滅的時間提前了。

期權崇拜被打破,這種清醒正在從互聯網人傳導至應屆生以及在校生,年輕人應聘時也不再相信企業畫的大餅。期權存在太多不確定性,即便有幸獲得互聯網大廠期權,距離完全到手套現還有一大段路要走:歸屬時間、行權價、退出機制、交稅。很少有人能走完這個通關游戲,拿到現金。

如今,手握大量期權的互聯網打工人已經形成一個共識,眼下保住工作,每月還有現金流就很好。“現在大家都不想太計較期權,如何保住工作才是第一位的事情”,木子說道。

(備注:文中高遠、木子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