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節跳動又盯上一個“水下生意”:超100億
2022-05-13 12:47 字節跳動

2字節跳動又盯上一個“水下生意”:超100億

來源:鉛筆道(ID:pencilnews) 作者:韓希言

在直播生態中,“賣鏟子”會是一門好生意么?

字節入局直播硬件的消息,又為久違熱搜的直播帶貨行業帶來了一些熱度。

近日,據媒體報道,字節新上線了一款名為“聆鏡視頻直播一體機”的產品,為匹配這款硬件設備還打造了相應的App。新產品可以為主播提供專業設備、降低設備調試門檻,也可以為直播基地或MCN機構打造專業的直播間。

對于這一舉動,字節跳動相關負責人回復鉛筆道稱,聆鏡直播一體機已通過火山引擎向企業提供服務,但拒絕透露其他更詳細的產品細節和市場布局。

實際上,直播硬件并非新鮮事物,而且已經是一個龐大的水下生意。有從業者介紹,其大規模興起于2020年。數據顯示,預計2025年底,中國短視頻/直播音頻硬件市場規模將超100億元。在淘寶上,有的電商商家單是一臺直播機的單月流水就能達到近百萬元。

不過,在從業者與投資人看來,直播硬件功能雖好,但受市場競爭與客戶需求影響,這并非產品的完善形態。在理想的狀態下,“硬件”、“SaaS”以及“服務”應該是一體的,才能為企業客戶提供全面的直播服務,“如果只有硬件,那就沒有太多發展空間。”

無論軟件,還是硬件,根本還是要滿足直播場景下的用戶需求和體驗。“產品只要能做到這一點,就一定有市場。”

一個100億的水下生意

關于直播這件事,字節跳動想要做得更深一點。

繼去年成功注冊多個“聆鏡”商標后,近期字節上線了一款名為“聆鏡視頻直播一體機”的產品。

據介紹,該產品是集成音視頻采集、智能處理、上傳傳輸一體化的直播專用設備,可用于社交直播、電商直播、戶外直播、大型活動直播等場景。這款直播一體機為主播提供專業設備、降低設備調試門檻,也可以為直播基地或MCN機構打造專業的直播間。目前的官方刊例價為15800元。

此外,為匹配這款硬件設備,字節于近期推出了名為“聆鏡”的App。聆鏡App與聆鏡直播一體機相連,可以實現手機與直播一體機終端聯合直播和通話的功能。手機端的屏幕也可以投屏到直播一體機上,滿足教培類直播演示手機功能的場景。

實際上對于“聆鏡”的出現,創投圈的人并不奇怪。一位業內人士對鉛筆道分析,字節擁有國內頭部的直播平臺與電商平臺,若是想要在“生態”方面再進一步,軟硬件一體化是字節一定會去做的事。鉛筆道注意到,火山引擎此前還上線了“巨量學”“抖音電商學習中心”的電商課程,這也是字節為了直播生態做的事。

當然,于字節跳動這種體量的公司而言,“聆鏡”這樣的產品也不過算是一個小小的嘗試而已。“聆鏡”也并非字節跳動首次涉足硬件領域,此前,旗下在線教育板塊大力教育就曾推出智能作業燈。

直播硬件其實是一門“水下”的生意。對于直播而言,三秒停留看場景,五秒停留看貨品和主播。場景的第一要素就是視覺。硬件設備沒準備好,就無法呈現出完美的直播效果,無法讓消費者產生場景代入感,也就不能提升直播間用戶停留時長,進而刺激消費者在直播間下單。

在直播間,觀眾能看到的地方只有主播的面孔,但在鏡頭照不到的地方還有調音臺、提詞器、聲卡、麥克風等五花八門的直播器材。跟以往只靠一臺手機就開播不同,很多大主播的直播間運營已經越來越精細化。一位MCN的工作人員跟鉛筆道吐槽到,自家主播每次開播前光是設備的安裝調試就將近半個小時。此前有報道稱,薇婭直播間的一個燈的價格高達6000多元,直播間7-8個燈總價接近5萬。

受直播熱影響,一眾相關產業鏈也吃到紅利,其中就有做直播硬件的。比如有聲卡設備公司Gide的相關人員表示,公司近年的設備銷量已實現了5倍增長,顧客主要來自直播或是短視頻帶貨主播。

實際上,與直播配套的硬件生意,正成為一個新市場。根據iMediaResearch(艾媒咨詢)數據顯示,預計2025年底,中國短視頻/直播音頻硬件市場規模將超100億元。隨著短視頻以及直播行業的持續發展,行業從業的專業門檻也將逐步提高。包括聲卡等應用級硬件落地,將為行業專業化提供重要的硬件基礎。

旺盛的需求與落后的工具

直播硬件本質上也是一門賣“鏟子”的生意。

這門生意廣泛興起要到2020年,當時因為疫情影響,直播帶貨的火熱為其帶來了市場發展的契機。

第一,面對著豐富多變的直播場景要求,首先從拍攝源上,手機攝像頭已無法勝任。主播們需要引入專業攝像機、運動相機、無人機等各種裝備。

第二,主播們對直播畫面也有了更高的要求,需要高清直播,還要適應戶外激烈變化景象傳輸的碼率。直播畫面也需要實時的進行加減字幕、臺標、比分等處理。

第三,更有一些直播,單個機位也不足以展現理想的視覺效果。在此之前,想要做這樣的直播,都必須購買編碼器或者采集卡,配合PC端的直播軟件來實現。不僅整體投入價格不菲,復雜的設置,繁冗的接線,也讓很多主播望而卻步。

這樣的內容需求開始倒逼硬件設施升級。繁瑣復雜的直播間搭建困擾著有直播需求的廣大商家用戶,與專業的MCN不同,普通的企業、商家缺乏直播相關人才與設施,如何降低直播間搭建門檻、讓人一鍵式開播?這是之前他們一直苦苦思索的難題。有從業者總結,彼時業內普遍反應的問題是,“日益增長的直播需求同落后的直播工具之間的矛盾。”

也是在這個時候,很多創業者們盯上了直播硬件的市場,各類“智能直播機”“直播一體機”層出不窮。淘寶上的一家直播一體機品牌的客服對鉛筆道表示,“(聆鏡)這些功能我們都有。”數據顯示,這個品牌的產品單在淘寶上就月售50臺,一臺產品近20000元的售價,一個月光淘寶這個渠道就有百萬流水。

在“直播一體機”之前,上一個因直播受益的硬件是聲卡,在2020年底就有報告指出直播聲卡市場規模將達18.9億元。而且聲卡的應用早已不局限在直播短視頻的制作上,而是擴張到視頻配音、線上教育、有聲書錄制等行業。應用場景的擴大,也讓不少業內外人士窺見了直播設備行業發展的巨大潛力。

不過,單做硬件的生意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美好。一位從業者告訴鉛筆道,直播硬件的壁壘并不高,尤其是聲卡之類的設備在電商上面一搜就有不計其數的產品,而且各家直播硬件的功能也是大同小異。

即便是看似技術含量很高的直播一體機,在很多人看來也是一個“叫好不叫座”的產品。有評論表示,如“聆鏡”這樣的直播一體機,雖然一定程度上解決主播,特別是使用移動設備直播的主播痛點,但問題是這款產品的性價比可以說是一點也不高。“近兩萬元的售價,已經足夠買一臺iPhone、一臺頂配手持穩定器、外置聲卡,以及補光燈等設備。對于頭部主播而言,有了專業團隊與設施后,直播一體機又略顯雞肋。”

把直播鏈條再做一遍

直播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市場。除了直播硬件外,圍繞著直播生態,一眾行業也正在悶聲發大財,有從業者喊道:“直播上下游都可以再做一遍。比如直播間裝修、運營代理等前后端產業。”

直播后臺技術相關的CDN服務商、云平臺;直播隱形鏈條中的主播中介;直播周邊產品中的硬件;以及在直播過程中被帶火的產品……它們成為與行業成功連接的環節,享受著直播大火帶來的綿延不斷的邊際效應。

實際上,拋開硬件的一次性采購,很多企業還一同提供SaaS產品,集合營銷工具、分銷裂變等功能,為企業帶來二次收益。

其實在2022年,“企業直播”就屢次被提起,直播營銷已經成為常態。艾瑞數據顯示,消費者在接觸過的內容營銷形式中,短視頻、直播、長視頻占比包攬前三,均在45%以上。信息交互方式的變革為企業直播服務的發展奠定了基礎,再加上疫情黑天鵝的強勢推廣,企業直播市場規模將有望突破百億大關。

企業直播將逐步會成為企業標配,客戶需要的是立體化的直播營銷服務,而不僅是硬件產品。一位從業者對鉛筆道表示,直播硬件只是表面的產品,“包括我們在內,同行的產品基本都是軟硬件一體的解決方案。”高昂的價格使得這個生意從一開始就是To B的,并且這門生意的續費率貌似也較為客觀,鉛筆道了解到有家企業號稱續費率達96.8%。

字節跳動更多也是瞄準了B端市場,除了硬件還有配套的軟件。關于“聆鏡”,字節跳動火山引擎相關負責人回復道,該產品通過火山引擎向企業提供服務。

對于直播硬件這個產品,投資人也是類似的態度,一位消費領域的投資人表示,直播場景下的“硬件”、“SaaS”以及“服務”在理想的狀態下就應該是一體的,為企業客戶提供全鏈路直播服務,而且隨著發展成熟,硬件的收入比重會逐步降低。于企業而言,還應該發力后兩者產品。“如果只有硬件,那就沒有太多發展空間了。”

這位投資人表示,無論是做軟件,還是硬件,創業者的根本還是要滿足短視頻直播場景下的用戶需求和體驗。“只要能做到這一點,就一定有市場。”